Information这里每一个案例都是通过泰慕科技精心策划与设计的
为凯恩斯主义正名 Updated Date: 2014-09-05
20世纪70年代美国政府单方面宣布解体布雷顿森林体系,是单边撕毁协议,是对全球基本游戏规则的一次肆意破坏,导致全球利率汇率剧烈波动,美国的贸易伙伴损失惨重。无怪当时的法国总统戴高乐将军弃法国人一贯的绅士风度于不顾而恶言相向。近10年的经济活动,借全球化的浪潮,各国包括新兴市场国家都在寻求和探索新的生存发展方式之际,发达国家的经济金融行为离经叛道,明目张胆地背离经济的基本理论,制造了全球经济的巨大失衡,陷全球经济和金融市场于极端无序和危机频发的环境中,而反规律的危机解救计划还在不断制造新的危机和风险。我们认为,为被“异化”的经济基本理论正名才能拨乱反正。首先需被正名的是凯恩斯主义。有一些观点认为,债务危机爆发和恶化是凯恩斯主义之过。各国政府通过持续大规模举债的行为大肆干预经济和拯救债务,未能拯救经济、拯救危机,反而让债务危机越来越不可控制,而凯恩斯关于政府干预经济的主张是政府债务风险的理论基础。上述观点存在对凯恩斯主义认识上的许多误区。首先凯恩斯关于政府增加支出干预经济的相关理论在某种意义上就是危机理论,不是主张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政府都可以大规模举债。史无前例的大萧条、资本市场崩溃、银行倒闭、失业率高企,全世界经济陷入严重衰退。
被异化的资本主义的失败 Updated Date: 2014-09-05
所以我们认为,不是“主义”有问题,是“资本”拉起“自由资本主义”的大旗,偷换“直接投资资本”为“金融投机资本”的概念,同时,也偷换了“市场”和“经济”的概念。过度膨胀虚拟经济,严重脱离实体经济,使全球经济误入歧途失去稳定发展的基础,全球的严重失衡导致经济危机的爆发不可避免。危机实际上是一个“资本金融化”、“资本货币化”、“资本虚拟化”、“资本空心化”,最后成为“经济空心化”的演变过程。我们认为,美国危机和欧债危机不是“自由资本主义的失败”,应该是“被异化的资本主义的失败”。沿着资本异化的思路分析,自由资本主义并不会必然失败。只要回归资本对实体经济服务的基本属性,遏制投机资本的过度自我膨胀,选票政治的影响受到必要的约束,在实体经济和虚拟经济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点,我们认为所谓追求公平和效率目标的自由资本主义是可以继续发展的。欧债和美债危机把世界搅得大乱。究竟“乱”在何处?根本之“乱”是乱在许多基本经济原则完全被破坏殆尽。经济行为非理性化,经济活动不合规律,经济秩序必然大乱。如果不为被扭曲了的经济原则和经济学基本理论正名,不对扭曲的行为方式进行矫正,就不能对症下药,大乱也就难以达到大治。
借新债还旧债 Updated Date: 2014-09-05
美国政府按照虚拟的公允价值购买所谓金融资产的银行救助方式,实际上是在继续维系金融体系的泡沫化“金融资产规模”,发出了非常错误的信号。只要膨胀到“太大不能倒”,政府就会被挟持继而出手相助。这可能极大助长金融机构自我膨胀的更大的金融风险。实际上美国政府的危机救助是按照华尔街的利益转动的,明显受到金融政治的牵制。美国“太大不能倒”的金融机构绑架了美国政府的政策,美国政策则绑架了全球经济。欧债危机“借新债还旧债”的拯救思路,继续支持着“太大不能倒”的风险的蔓延。当被不断注资的金融机构起死回生以后,虚拟经济活动迅速恢复,继续自我膨胀,埋下下一个危机的伏笔。危机的受害者不但要再一次买单,危机本身还要承受危机带来的衍生灾难,比如失业、削减福利、居无定所。如果危机后的新制度不能够强制性地扭转资本异化和金融机构自我膨胀的资产泡沫化的发展方式,全世界恐怕要准备长期与危机共舞了。很明显,以华尔街为代表的金融机构把为实体经济服务的中介职能异化为以金融工具的生产和交易为主的自我膨胀的经营模式,把传统资本主义的“直接投资资本”的概念异化为投机性的“金融资本”,把实体经济发展为主的增长方式异化为虚拟经济的膨胀创造虚拟货币“财富”,推动零储蓄和借钱过度消费生活方式,异化和动摇了最基本的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得以持续发展的经济基础。
“太大不能倒” Updated Date: 2014-09-05
全球2010年贸易规模30万亿美元,也就是说8天的外汇日交易量就超过全球年贸易规模。全球汇率和货币变成投机工具,虚拟经济大幅脱离实体经济而且势如破竹。危机爆发后,虚拟经济活动也没有受到遏制,外汇投机活动和大宗商品的投机活动是有过之而无不及。除了金融机构的自我膨胀,资本主义制度下的选票政治也挟持了政策,加剧了资本的异化。过分虚拟的金融膨胀了金融机构的资产规模,制造了“太大不能倒”的庞然大物。雷曼破产引发的全球经济突变,使相关利益主体的“太大不能倒”变成理所当然的拯救危机的政策焦点,危机制造者变成首先被救助者和被保护者。美国政府立即允许投资银行化身银行控股,使美联储对大型非银行金融机构的救助合法化,数万亿资金通过各种美联储“创新”的货币工具注入金融机构。过度虚拟的经济挟持拯救政策,强化了金融资本已经十分严重的道德风险。2009年年初,美国财政部和美联储主导的美国银行业的测试,是在银行资产按照危机前的衍生品的公允价值的假设下进行的。实际上当时没有交易没有价格衍生品市场的公允价值等于零。否则测试结果绝不可能仅是美国银行、花旗银行和摩根大通银行的390亿规模不能由公允价值显示信贷风险。美联储通过第一次量化宽松按照危机前的公允价值买下了银行的“毒垃圾”,维持了“太大不能倒”的银行在虚拟资产水平上的复活。
3288 条记录 2/822 页 上一页 下一页 12345 下5页 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