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formation这里每一个案例都是通过泰慕科技精心策划与设计的
经济出现周期性变化 Updated Date: 2014-09-05
在古典和新古典经济学的理论中,在资本主义的制度发展过程中,“资本”都是作为实体经济的生产要素出现的,即投资生产设备、机械、原材料以及支付劳动力工资等要素,以及技术改造的研发等生产和财富创造活动相关的资金投入,被称为“要素资本”。实体经济的增长,短期依靠要素的投入,主要是资本和劳动力。当要素投入增长超过经济增长,出现规模递减效应,技术突破就变成增长要素。所以长期的增长要靠技术进步的推动。在更高的劳动生产率和技术水平上,资本和劳动再次成为主要的推动经济增长的生产要素投入。这样的螺旋上升成就了资本主义经济的发展。马克思的剩余价值理论中阐述的资本,也主要是指实体经济的要素资本。只有在这个意义上。资本的积累才可能被描述为“建立在被榨取了所有剩余价值的劳动者的白骨堆上”。传统的资本主义的危机,简单地说就是实体投资超过实际需求,生产能力过剩、库存增加、经济饱和、经济进入调整阶段。在调整期间 ,经济增长大幅下滑,失业率攀升,经济水平跌入低谷。完成调整或者技术上出现重大突破后,经济开始在新的产业结构或者新的生产力水平上恢复增长,“要素投入—产能过剩一经济危机一产业调整一增长恢复”,经济出现周期性变化,经济周期理论由此形成。
帕累托最优 Updated Date: 2014-09-05
在我看来,问题的探讨应该从美国危机和欧债危机的根源出发。“失败论”把危机简单归结为“资本主义”的问题,实际是资本主义灭亡论的翻版。那么,资本主义的“主义”究竟是什么?资本主义是一种经济形态和社会形态,资本“主义”的内容包含私有制、社会化生产、市场配置资源、鼓励竞争,追求效益最大化,等等。资本主义的经济学理论追求的不仅是效率还有公平。经济学研究认为世界资源是稀缺的,研究如何把稀缺的资源更优化配置,而不是平均配置或者不公平被占有,也就是说要把稀缺的资源更好地配置在更有效率的地方,最后达到“帕累托最优”状态,一些人比过去更好,另一些人至少不比过去更差,达到效率与公平的平衡。所以,资本主义的“主义”应该是没有问题的,我认为,这次金融危机爆发不是资本主义制度的根本问题,不是“主义”的问题而是“资本”的问题,根本原因是资本被异化了。“资本”的问题出在资本本应推动实体经济增长的模式被利益群体挟持以致误入歧途,变成以金钱货币游戏为导向、以虚拟经济为主的经济增长模式,动摇了经济的基础,导致经济大厦的崩溃。选票政治也是美国危机特别是欧债危机的主要病原体。准确地说,美国危机和欧债危机是被异化的资本主义的失败,国家资本主义要防止被异化才能真正崛起。
失败论与崛起论 Updated Date: 2014-09-05
适当***金融资本进入商品市场,破坏商品市场本应由供求关系决定的价格原则,把商品市场虚拟化,扩大虚拟经济的失衡。金融资本的全球流动要实施全球监管。最后,主权债失衡调整。各国要通过内生因素把主权债调整到安全水平,而不要采取转嫁成本的方式,比如增加货币发行输出通货膨胀的方式转嫁风险。只要全世界真正同心协力,完全可以实现美国与各国之间的双边适度失衡下的全球一般均衡。2008年美国爆发百年不遇的金融危机引发全球经济衰退,2010年欧元区爆发全面债务危机再次引发全球经济的震荡,灾难源头的各国经济至今还未见回暖趋势.与此同时,新兴市场国家虽然屡遭危机的冲击,却率先走出了危机的阴影,而且保持了稳定的经济增长态势。世界最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的危机和新兴市场国家的稳定,引发了关于“自由资本主义失败”(失败论)和“国家资本主义崛起”(崛起论)的关注和讨论。资本主义真的挖掘了埋葬自己的坟墓?资本主义向何处去?国家资本主义是世界的未来?探讨这些问题的正确答案,事关未来国际经济的新格局和新秩序,以及经济全球化的发展方向。《经济学人》杂志于2012年1月21日以《国家资本主义在崛起》为封面文***,也加入了围绕“两论”的危机反思的讨论。
实施严格的金融监管新规则 Updated Date: 2014-09-05
如果世界的一般均衡以美国与各国的双边适度失衡为基本原则,我们认为,实现一般均衡的过程中,世界各国都要做出相应的调整。如何实现美国与各贸易伙伴的双边适度均衡下的全球一般均衡,全球需要在四个方面做出实质性的努力。首先,从贸易过度失衡的调整开始。所有的顺差国要采取必要的措施大力刺激内需拉动消费、增加进口,设定每年进口增长超过出口增长的指标,并设定5年之内达到的目标。逆差国要尽可能解禁相关的出口***,增加储蓄,推动出口增长,设定每年出口增长超过进口增长的比例。根据历史数据分析,美国的贸易逆差在3%左右不会对美国经济产生负面影响,应该是适度失衡的水平。与之相对应的全球主要对美贸易顺差的国家和地区需要努力调整,实现国际贸易的平衡。其次,全球流动性过度失衡的调整。流动性过剩与全球主要储备货币的宽松政策直接相关,特别是美国的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影响更大。给主要储备货币的中央银行,准确把握退出定量宽松货币政策时间,适时调整零利率和低利率政策,防止过剩流动性加剧全球资本流动和外汇储备失衡。国际社会应该要求全球主要储备货币国家,履行维持国际经济一般均衡的责任。再次,虚拟经济严重失衡的调整。要遏止虚拟经济脱离实体经济的自我膨胀,需要实施较严格的金融监管新规则,对高风险衍生工具的创造和交易进行适当的***。
3288 条记录 4/822 页 上一页 下一页 12345 下5页 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