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formation这里每一个案例都是通过泰慕科技精心策划与设计的
全球一般均衡 Updated Date: 2014-09-05
全球失衡的“适度性”遭到金融市场爆炸式发展的破坏,全面打破了国际经济运行动态均衡,爆发全球百年不遇的经济危机。反思金本位解体后全球经济态势和经历的各类危机后,我们能得到一个重要的启示:在美元本位的国际货币体系下,美国与各国之间双边适度失衡是国际经济运行的常态。实际上,在美元本位的国际货币体系下,全球一般均衡的背景不可能使各国之间也达到局部或双边均衡。但是,在全球动态均衡的任何环节上的过度失衡,都会带来局部甚至全球的危机。所以,百年不遇的危机破坏了全球经济的动态均衡后,国际社会需要谋求的是在“美国与各国的双边适度失衡下的全球一般均衡”,是寻求包括中美双边的贸易、金融、资本、投资等的适度失衡下的全球一般均衡,而不是双边的绝对均衡。一般均衡实际上是微观经济学中的一个宏观概念。一般均衡理论讨论的背景应该是:如果局部都能达成均衡,就不需要所谓一般均衡了。所以一般均衡就是局部不均衡下的全面均衡。美国经济“适度”失衡,包括“适度”的贸易和主权债的失衡,以及与之相匹配的“适度”虚拟金融市场的价值,是可以维持美元本位的国际货币体系下的世界经济格局的。全球各经济主体在各自的适度失衡下,是可以达到全球经济的一般均衡的。
四次大的危机 Updated Date: 2014-09-05
四次大的危机包括:20世纪80年代的墨西哥和南美货币债务危机,80年代末90年代初的日本经济危机,90年代末的亚洲金融危机和2008年爆发的百年不遇的全球金融危机。对这些危机的分析,不论是局部危机还是全球危机,我们注意到,都是当美国与一些国家和地区,或者在全球范围内双边的贸易过度失衡,加剧了双边货币、债务、汇率和金融等方面的失衡,过度失衡使形势恶化危机爆发,动态循环的均衡被打破所导致的。特别是2008年爆发的经济危机,从根本上来说是21世纪初开始的从贸易、流动性、金融市场各个环节上的过度失衡引发的全球危机。2000年开始美国的消费占GDP的比重大幅上升,2007年达到72%的水平,贸易逆差占GDP的比重也达到近6%的历史高位。相对应的则是新兴市场国家的出口大幅增长,消费不断下降。世界经济发展到今天,在全球范围内流动的金融资本年平均增长14%,而国际贸易平均年增长7%,全球GDP年平均增长3.5%。金融资本的流动速度是国际贸易增长的2倍,是全球GDP增长的4倍。金融资本的扩张完全脱离国际贸易,脱离美国和全球实体经济。金融资产的虚拟价值大大“超过”全球经济增长的速度和规模,也大大超出了国际贸易带来的美元购买力需求被部分虚拟化的增长,而这部分增长是由国际贸易的增长导致美元需求量的扩大带来的。
寻求失衡双方再平衡方式 Updated Date: 2014-09-05
德国和日本从20世纪70年***始就是对美国贸易的顺差国,而德国马克在欧元区建立以前和日元兑美元自70年代金本位解体以来一直是浮动的,为什么浮动的汇率并没有平衡美国与德、日之间的贸易,没有解决双边逆差和顺差的格局?结论只能是一个,汇率与贸易逆差和顺差的关联度很低。要真正实现全球经济的再平衡,需要正视主要矛盾,务实地寻求失衡双方都能接受的再平衡方式。20世纪70年代金本位解体、美元本位确立以来,美国基本上是贸易逆差,全球贸易基本处于失衡状态。欧洲央行行长特里谢给出了一个不得不承认的结论,只要美元是全球最主要的储备货币,美国就一定处于贸易逆差的状态。所以40多年来,在美元本位的国际货币体系下,国际经济的模式一直是按照“美国逆差一其他各国顺差一换取亚洲美元、欧洲美元、石油美元(储备增加)一回流美国金融市场投资金融产品和美国国债一平衡美国国际收支一推动美国财富效应一消费市场扩大”的过程循环。这个循环的每一个环节都是美国与各国之间的贸易、储备、资本、债务的失衡,但是40多年的不断循环说明,全球经济在循环中是达到动态均衡的,否则是不能不断循环的。40多年中,这个体系的循环受到四次大的全球和局部地区爆发的危机的冲击,局部和全球的一般均衡遭到破坏。
美元本位的国际货币体系 Updated Date: 2014-09-05
但是因为美国国债三分之一是外国持有,美联储只要不断发行货币向全球输出通胀,就能够轻而易举地抵消外部债务。对于全球各国的巨额美元储备,全球通胀也会降低全球美元的购买力。所以我记得一位美国老师说过,美国国债规模扩大和财政赤字没有风险。因为美国可以印刷国际贸易的等价物,但是对于世界经济,美国巨大的财政赤字和国债规模的不断扩张,就相当于一个随时可能爆发的火山口。分析显示,全球失衡最根本的原因是美元本位的国际货币体系。其他各国作为失衡的另一方,也是需要调整的。我们将在下一节中讨论全球经济再均衡的话题。这里需要强调的是,全球失衡的主导因素是美元本位的国际货币体系,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以贸易失衡为例,全球各国的供给的增长的确是贸易失衡的另一方。但是,需求的主导作用是不能否认的,没有需求,供给也没有市场。这次危机开始时美国经济衰退,消费市场突然萎缩,全球贸易立即出现近12%的负增长。当美国退税政策刺激了消费增长,全球贸易立即超预期反弹。美国需求主导全球贸易市场的现状非常明显。而美国的需求增长与退税、财政刺激计划,与印钞票有关。再如,***汇率机制确实需要改革和调整。但是***汇率应该不是中国的贸易顺差和美国的逆差的最主要原因。
3288 条记录 5/822 页 上一页 下一页 12345 下5页 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