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formation这里每一个案例都是通过泰慕科技精心策划与设计的
大幅推高了外汇储备 Updated Date: 2014-09-05
资本的大规模流入在增加本国流动性压力的同时,也大幅推高了外汇储备。韩国的外汇储备较2000年增加了近3倍,泰国增加了4倍,印度增加了7倍,中国增加了10倍。全球外汇储备规模严重失衡。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的失衡是美国推行低利率政策直接导致的结果。美元2001年开始的低利率政策,不仅加剧了全球储备的失衡,也是美国以及全球虚拟经济泡沫的始作俑者。低利率带来的房价大幅上涨,推动了房屋抵押***决速增加,在美国房地产抵押***规模危机爆发前达到12.8万亿,其中15%是次级抵押***。房屋抵押***膨胀刺激了金融衍生品以及相关的风险交易空前扩张。2006年抵押***支持债券累计发行近万亿,结构性产品规模更大,全球出现10倍于实体经济规模的金融虚拟产品的风险交易。始于低利率,宽松货币政策的虚拟经济泡沫膨胀制造了严重的经济失衡,也付出全球百年不遇的危机的沉重代价。美国财政赤字和国债规模的扩大是基于美元本位支持的。首先,买卖美国国债是美联储实施货币政策手段之一,是公开市场操作的重要元素。美联储在市场卖出国债就是收回货币,买进国债就是发行货币。换句话说,只要美联储愿意印钞票,美国财政部就可以发行国债。其次,美国国债的规模无所顾忌地扩大,高财政赤字造成美国经济严重失衡风险很大。
美国消费市场是“印刷”出来的 Updated Date: 2014-09-05
35美元兑换一盎司黄金的体制解体以后,最大的变化是美元发行不再受黄金储备的约束,在某种程度上,是赋予了美国可以“印刷”国际商品购买力的权利,事实上美国的消费市场确实是被“印刷”出来的。数据显示,美国贸易逆差从20世纪70年代一路扩大至80年代占全美GDP的3%, 2007年曾最高达到占GDP近6%的水平。全球储备失衡与美元宽松的货币政策有直接关系。全球外汇储备在2000年到2010年10年之内扩大了4.5倍,大大超过国际上关于3个月贸易规模的外汇储备的合理水平。全球外汇储备的大幅增长与美国扩大对应其他各国的顺差扩大,出口贸易增长成为各国储备增加的重要原因。而美国的逆差增长是与美元发行相关的。当然也与新兴市场经历了货币危机、债务危机,特别是亚洲国家在经历了亚洲经济危机以后,推动出口导向战略增加外汇储备的危机预防动机有着密切的关联。但是更重要的原因是,长期以来美元以及其他主要储备货币发行机构推出宽松的货币政策。特别是2001年以来,美国为了拯救互联网泡沫危机,13次降息,基准利率从6.5%降至1%,并且把1%的低利率保持了近两年之久,广义货币占GDP的比重持续高于长期平均水平,全球流动性过剩。特别是新兴市场国家从2002年到危机之前,面对持续的资本大规模流入,流人的规模占GDP的比重达到4%,超过亚洲金融危机之前的3%的水平。
黄金“锚”一夜瓦解 Updated Date: 2014-09-05
所有的货币与美元挂钩,国际货币体系形成了金本位退出后的实质上的美元本位。在美元本位的体制下,美联储相当于全球的准中央银行,美国的货币政策对全球经济开始产生巨大的影响。当年布雷顿森林会议美国财长的一句话得到彻底的论证:“美元或许是我们的货币,但那是你们的问题。”研究显示,全球四大失衡与美元本位的国际货币体系存在因果关系.全球贸易失衡与美元本位有直接的关系。实际上布雷顿森林体系的解体就是因为美国逆差较快增长。数据显示,1970年,美国开始出现贸易赤字。35美元兑换一盎司黄金的体制,受到与贸易赤字增长相对应的过多发行的美元的挑战。这种态势演变下去,可能会出现各贸易伙伴到美国挤兑黄金的危机。所以1972年,美国政府单方宣布布雷顿森林体系解体,全球汇率失去黄金这个“锚”,固定汇率一夜之间瓦解,各贸易伙伴国的汇率和利率大幅波动,国际贸易风险急剧恶化。危机形势下,美元替代黄金成为全球汇率新的“锚”,各贸易伙伴国的本币与美元挂钩,国际商品价格与美元挂钩,形成了围绕美元波动的管理浮动的汇率体系,全球结束了金本位时代,开始了美元本位时代。美元本位本身就是美国贸易逆差的产物。美元本位也直接推动了美国贸易逆差。
后危机时代 Updated Date: 2014-09-05
另外,我们注意到,2008年美国爆发的经济危机加剧了全球经济失衡。受危机影响全球消费市场萎缩,危机爆发的次年,即2009年第一季度全球贸易就产现负增长,受各国经济刺激计划影响,第二季度贸易大幅反弹,危机导致了贸易呈现骤降骤涨的不稳定态势;全球流动性的增强加大了资本向新兴市场的流入,也加剧了外汇储备的进一步大幅上涨。泰国外汇储备超过1300亿美元,4倍于亚洲危机时的水平;韩国外汇储备较2000年增长近3倍;印度增长了7倍,中国外汇储备在2007年的危机前较2000年增长10倍,危机后的2010年,较2000年增长16倍。发达国家经济增长疲软,但是金融资产价格已经快速恢复到危机前水平。为了拯救危机,发达国家主权债规模空前扩大,美国2009年和2010年国债规模分别增加了18.8%和17.61%,大大超过前10年8.72%的平均增长水平。欧元区主权债2009年和2010年分别增长8.34%和10.24%,是前10年4.75%的平均增长水平的两倍。我们担心用泡沫救危机、用新的失衡救危机的方式,会再次陷全球于新的危机之中,是不无道理的。后危机时代全球各方需要深入研究失衡的最主要原因,找出最有针对性的、最合适的方式来解决日益严重的全球经济失衡问题,以求恢复全球经济的平衡,走出“失衡一危机一汇率纷争、贸易摩擦、货币战争一更大的失衡一新的危机”这样的恶性循环。